施永青 慈善要趁活着做

2010年09月19日12:00  来源:名牌

,

  40年前的盛夏,他从香港跑到内地,手握一本“红宝书”,立在天安门城楼前,热血张扬。

  8年后,年近三十的他,和朋友各自拿出5000块,在香港合伙创业。30年过去,他执掌内地最大的地产经纪公司。40年后,他捐出自己手持价值45亿港币的所有公司股份,全力资助中国农村建设。

  他就是有“香港地产教父”之称的施永青。

  如今的施永青是香港最知名的地产经纪公司老板。他每天早上9时许会准点更新博客,应邀出席多种公众场合,他说过的很多话,被加以“香港地产教父”的前缀,四处转载。

  印象中的他,总是西装笔挺,似乎具有了香港上流人士的精细。然一见面,却是寻常的旧衫裤,还有略显零乱的满头花发。他的办公室也并不敞亮,桌案与普通员工的并无二致。

  似乎,曾经对革命的狂热在他身上已难觅踪迹,但一开口谈话,听到的却是马克思主义,恩格斯理论,还有上世纪60、70年代那场刮卷中国的“大革命”……不过,如今道来,已是泰然,只是从社会发展的角度问记者:“你们这一代人,知不知道什么叫‘必然王国’和‘自由王国’?”

  施永青言:“当年,在中国内地,想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什么是‘自由王国’和‘共产主义’,有些急躁!社会也要‘无为而治’。”而这一句话,足以概括施永青的曾经和现在。

  真是穷

  上世纪60年代,内地“文革”的热潮波及香港,影响了一批香港青年,施永青便是其中一位。即将中学毕业的他,跟随香港左派青年们,唱着《社会主义好》、《大海航行靠舵手》,安坐不住,跑去了内地。那个时候,施永青觉得自己投身到了解放全人类的革命洪流中,坚信无产阶级只有在解放全人类后才能解放自己。

  没考上大学是意料中事。施永青进入一家航空学校学习无线电和机械,后来又被朋友介绍到有左派背景的夜校教书。这是1968年。8年后,他的月工资是350块,只有当时香港普通公司文员的1/3。施永青难以养活自己,吃住在家,做了8年“啃老族”。

  让他决定改变的是这样一件事:去见一位经理同学,由于衣着寒酸,被前台小姐拦下,不予放行,也不让打电话。赶巧他同学经过,才把他带了进去,却听到了这样的埋怨:“你这样的穿着实在失礼于人。”

  70年代,在香港经济的腾飞中,施永青的革命信念也开始动摇。加之自己生活的难以为继,这位昔日的“革命青年领袖”在双重刺激之下,做起了地产公司的“练习生”。从1978年开始,后面的故事不难想像:一位年近而立的贫困青年,白手起家,打拼天下。成功是必然的,这是他成为我们讲述主角的首要条件。不过,没有改变的是他青葱岁月的狂热情怀。只是狂热的对象从“革命”转移至农村。

  “真是穷!”如今回想起60年代去过的湖南乡下,施永青仍然止不住感叹。然而,就是这一次,中国农村便让他放在心上,从此割舍不下。1994年,初在内地拓业不久的施永青成立了“施永青慈善基金会”,开始不断出资“苗圃行动” 和各种有关农村的慈善项目。他起初的设想是等自己离世后,将公司股份全部捐出,把基金会做大。然而,年过六十,施永青急了,“何不趁我活着就做”。

  让他们去创造更多的财富

  2008年,施永青将自己所拥有的中原地产旗下的全部股份捐给“施永青慈善基金”。按照当时的市价,这些占有中原45%的股份价值45亿港币。施太太无所准备,一时接受不了,但最后还是与施永青一起签署了捐助文件。

  “施永青慈善基金”现在全力资助中国农村的发展。从甘肃、青海,再到云南,一路遍布它的工作人员和分支机构。他们不与上层政府打交道,而是下到乡镇,深入农家,了解最底层的情况。医疗环境破落,捐补器械;饮水环境恶劣,掘地盖井; 教育水平落后,培训师资……“这一切事务,不是在一个模框内就能完成,要因人因事量体裁衣。”

  比如,在云南,旅游是增收的好产业,施永青便帮当地村民开客栈,建厕所,甚至连卧铺上的床单都会替为他们换好,“不然,卫生太差,哪里会有客人住。”如此事无巨细,因为他亲身睡过农家不辨黑白的被褥,上过爬虫蠕动的茅坑。

  讲述这些的时候,施永青是淡静的,如同絮念自家儿女的成长,带着一种不离不弃的耐心和开怀。今年4月,他带着太太一起去了甘肃山区,被村民包围,修路、放贷,这家牛那家羊的做经济帮扶。有的富裕村民会冒充五保户,也不是不生气,只是在施永青看来,没有理由能让他放下这些心头大事。

  他曾经这样写道:“我有一个愿望,就是在退休后可以当一段时间农民。”现在问及,他摇头笑对:“不行了,身体不行了,农民干活太辛苦了。”施永青说的当农民,是真真正正下地劳动,而不是去吃个农家菜作罢。

  施永青对农村的爱,除了年青时的印记,还因为那里简静,“自然天成,道尽了人世真谛。” “我前半生所赚已够家人此生用度,不想留给子女。”所以,他把自己赚积的财富交给农民,让他们去创造更多的财富。

  天下之理是为大同

  施永青的商人身份很容易让人忘记。因为不论言谈何物,他都会用一套哲学理论,严丝合缝一一细述。提“钱”,他会用恩格斯的思想来阐释,工薪收投,恰到好处。

  也许正是这般学识,他同时做着许多公司之外的事务。他在香港三大电台做主持,会主持《开心日报》这样的娱悦节目;他是多份报纸的专栏作者,写时事评论,也教人如何教育子女。这些事做着做着,便按捺不住。2005年,他和朋友一起在香港创办了免费报纸《am730》。至今5年,除去周末,施永青每天6点半起床,坚持专栏写作,从未间断。《am730》创办14个月后开始盈利,现在每日发行36万份。这在香港不是个小数量。

  施永青评价自己年轻时危机感很重,至今亦是。而最让他感到放心的却是“中原”的前程去路,最津津乐道的是他给“中原”制定的分配制度。说到这个,施永青一直前倾的身体往椅背靠去,一度伸展,两声傲笑,才让人端见“大亨”的风范。施永青说:“现代公司管理有两个问题:分配不公平和工作同质化。在我的公司,所有员工都可以分享盈利。中原的利润1/3归员工,1/3归股东,余下的1/3用来投资再发展。在这样的环境中,员工有本能的需求,会自寻发展。大家问我‘中原’为什么成功,这就是原因所在。”说到这里,施永青指向桌头的两部电话:“你看,我们聊了这么久,没有一个电话。”

  用30年时间,施永青把“中原”从香港的一爿铺面做成了内地最大的房地产经纪公司,如他上面所述,自己却不大居功。施永青说:“公司本身就是个有机生命体,它有求生的本能,有繁殖的意志,无需我诸多要求和打算。”年过60的他正打算从公司隐退,“以前我给员工营造自主工作的环境,民可使由之,现在我要用两年时间培养接班人,使知之。”而知何?他说了四个字:“无为而治。”

  采访过程中,施永青多次背读老子,诸如“大成于细,难成于易”,说他从不挑战难事;如“知不知,尚矣”,说他不喜欢做非分之想。但要是接着问:“是不是非常相信老子?”他答两个字:“不是!”

  “美国有家圣菲研究所,由不同学科的诺贝尔奖得主组成,他们研究的理论叫自组织理论。这种理论认为世界上所有系统,包括宇宙系统、生物系统、城市系统,都不是从上而下制定蓝图再设计出来,而是参与者自己去适应和互相影响演变而来。这是一种‘无为’。‘有为’,反而会把可以自组织的东西破坏。”

  在他看来,不管老庄孔孟,还是西方学者的自组织理论,核心理念都一样,就是世界很复杂,未来难预见,受天感应,天人合一。所以,他说:“天下之理是为大同。”

  这就是施永青,一个将“无为而治”挂诸嘴边却不单信老子的人。一个而立之年白手起家却成为“香港地产教父”的人。一个花 甲之年捐出全部公司股份,心系内地农村发展的人。

  

【来源:名牌】 (责任编辑:戴依伊)
推广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已有4位网友发言看看大家都说了啥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script src="http://utrack.hexun.com/track/track_xfh.js?ver=20120503">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