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热门推荐 钟表 珠宝 奢华服饰 名车游艇 豪宅会所 名酒雪茄 对话名流 行业 专题 图库
 
美好家居 行走天下 美容护肤 吃喝玩乐 明星

圣地亚哥

  • 字号
2014年03月08日04:27 来源:经济观察报 

  田三月

  时光在雕琢一座城市的时候,会赋予它们不同的个性,沧桑、典雅、神秘,像一棵古树,枝干开裂,遒劲的根露出地面,树冠绿得发黑,看到圣地亚哥老城的时候知道,这棵老树也可以挂满小花朵的。

  老城是现在的圣地亚哥城的发源地,不是仅供瞻仰的遗迹,它仍然有着热腾腾的生活气息,当地人跟游客一样,喜欢到墨西哥餐厅里要一份玉米卷,或在小酒馆里喝上一杯。

  圣地亚哥老城美得随便一个角落就可以入画,经常可以碰到在路边支起画板的人,我与一个七十多岁刚开始学画画的老人闲聊几句,她的画布上已经可以辨认得出红屋顶、橘黄色墙壁的小房子,老人兴奋地说:“上个星期,有一个人说要买我的画,太激动了,居然有人愿意花钱买下我的画。”老人脸上的神采让我想起我的邻居,与她差不多年纪,七十出头开始学钢琴,每天下午三点准时练习,一想起她与黑色钢琴相辉映的一头白发,那没完没了的圣诞歌就变得悦耳了许多。

  从老城出发,坐上红色的老电车开始环城旅行。每一辆电车在驾驶座的旁边都会挂一个小牌子,上面写着司机的名字,我坐是理查德老爷子的车。老爷子很幽默,讲历史讲到兴头处,会唱上一调老歌,车上的美国老人会一起合唱,我没听过,也能感受到其中的欢乐。

  理查德是土生土长的圣地亚哥人,对这里的一切了如指掌。车里有人问他,线路上写的科罗拉多岛是否值得一去,老爷子不直接回答,先贫上一阵。他说这地方听起来是岛,其实应该是半岛,只是“岛”显得更加高端大气上档次,而且半岛(peninsula)这个词的发音对岛上的人们来说太难了,不如岛来的简单。嘲弄一番岛上人,车上有人问他,“理查德,那你是哪儿人?”答曰:“岛上的。”

  电车窗外可以看见中途岛号航空母舰的时候,我下了车。这艘航母于二战中开始建造,建成时日军已经投降,后来服役期间所执行的任务在其正义与否的问题上存争议,就有点生不逢时的意味。现在它是一个博物馆,甲板上停放的战斗机仍让我心怀畏惧。

  军事领域的科技最能让人感受到,毫厘之差令结果天壤相别,你有更好的种植技术,能让你彻底免除饥饿,我只能吃上八分饱,你有更好的纺织技术,让你穿细纱,我只能穿粗布,但如果你有更好的军事科技,战争的结果将是你死我活,波斯人不会炼铁,败给斯巴达人,朱元璋的部队用火器打败蒙古人。这也是为什么美国人的航母让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异常不安的原因。

  一个心怀全世界刀枪入库理想的人,总是对武器无法产生好感,哪怕用于正义的武器也难免染上无辜的血。

  在中途岛号航空母舰博物馆的后面是著名的“胜利之吻”的雕塑,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时,纽约时代广场上一个水兵和护士接吻的照片被《生活》杂志的摄影师抓拍下来成为经典。游客们在圣地亚哥拍下这张雕塑的照片,远处的背景是深灰色的大航母,很有意味的视觉,要亲吻,不要战争,让航母永远停歇在军港里。突然想起,美国政府一有“动作”,反战的人们就会在街头举起“Make love,not war”的牌子。

  电车经过一座名叫科罗拉多的大桥,到一全名叫科罗拉多的岛,岛上一处久负盛名叫做科罗拉多的酒店。

  科罗拉多是一家古老的纯木结构的酒店,它见证了一段让无数灰姑娘坚信野百合也有春天的爱情,出身尊贵、风度翩翩的爱德华八世,与出生于圣地亚哥贫寒家庭,有过两次婚姻,也并非风华绝代的辛普森夫人一见钟情。接下来发生的就是轰动世界的要美人不要江山的浪漫故事。

  听故事一贯不着重点的恶习,让我时常从这故事中发现笑点。爱德华八世尽管做了不到一年的国王,但这国王当得还是有感觉的,要不然,王室和政府都不让他和辛普森夫人结婚时,他也不会提出这样的折中方案:“国王还让我干着,她的王后衔和我的孩子们的王位继承权不要了。”英国人说,英联邦各政府都同意才行,新西兰一会儿一个主意,爱尔兰说这婚国王爱结不结,加拿大澳大利亚南非板着脸直接说不。在其他政体的人看来,这国王也够窝囊的,结个婚也得看人脸色。王位意味着特权,也意味着更多约束。最后爱德华像贾宝玉一样,“不要这劳什子了!”就跑到法国和辛普森夫人结婚去了。

  情侣们喜欢去科罗拉多,多少有点朝圣(情圣)的意思。爱江山还是爱美人是个男人视角的命题,男权社会美人只是个选项。在女人的意见也很重要的今天,我时常想,江山还是美人于男人而言并非二者随心选其一便好,女人希望男人把“爱江山更爱美人”挂在嘴上,但男人一旦真正做出要美人不要江山的抉择,女人怕是会有“没有江山,你拿什么爱我”的责难。

  我绕到科罗拉多的酒店后面,看到一地盛开的勿忘我,像一个紫色的梦凝固在那里,终于停止江山、美人的胡思乱想,赏花要紧!

  旅行前做攻略是件有趣的事情,旅行途中推翻攻略同样有趣。我去海港村(Seaport Village)本来是去购物的,因为那里特色小店云集。之前忘了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这里有一家店卖世界各地的辣酱,无辣不欢、在四川看到满院子的郫县豆瓣时激动得手足无措的人不愿错过这样的奇葩小店。结果我高估了自己的识路本领,怎么也找不着辣酱店,在一家专卖贝壳制品的小店里,买了一副扇形大耳环,聊作安慰。

  晚上回到市区,在霍顿广场(Hor-ton Plaza)的熊猫餐厅(Panda Inn)吃晚饭,席间美国朋友问“地道吗?”我回答“地道的美式中餐。”这餐口味没有中国菜强烈的“锅味”,食材与各种酱汁纠缠不清,与北京的中餐馆相比还有一个显著的不同:除了街边大排档,北京的中餐馆很难找到这么大份量的菜了,何况是在一个购物中心里面。

  吃完饭在霍顿广场的四层发现一家书店,入口处卖明信片和小纪念品,我在一堆打折书里找一本爱丽丝·沃克(Alice Walker)的诗集,才五美金,因为上学时尝试翻译过她的一些作品,突然有种老朋友久别重逢的感觉,沃克写过一首《我的朋友到了》(My Friend Arrived),我大言不惭地嘀咕,“嘿朋友,我到了。”

  巴波拉公园(Balboa Park)是圣地亚哥之行最遗憾的一处,博物馆一家挨着一家却没时间好好逛,只能看看那些新建的仿古建筑。那些房子很可爱,用旧的式样和纹饰,却丝毫不掩饰自己历史并不久远的事实,一栋栋新鲜得像旁边的棕榈树一样,那一点点虚张声势也是很坦诚的,像美国人的文艺复兴节,“我就是在仿古怎么的?”

  从圣地亚的老城区到航母博物馆和科罗拉岛,回到年轻的城市中心,有一种逆时光行走,从老年回到童年的幻觉。

  离开圣地亚哥的时候,我突然想起安娜·布兰迪亚娜的一首诗,“也许,我们生下来就该是耄耄老者,携带着智慧来到人间。这样,我们便能决定自己在世上的命运,便能在第一个十字路口,就选择好毕生的道路。”

相关龙8娱乐

相关推荐

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精编标题

推广
热点
免费问股,该出,该留?如何解套?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博评网